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娱乐 > “周杰伦PK蔡徐坤”:问题不是流量,是话语权内容

“周杰伦PK蔡徐坤”:问题不是流量,是话语权

2019-08-17 03:54 作者:本站作者 来源:网络整理 次阅读

“周杰伦PK蔡徐坤”:问题不是流量,是话语权

▲周杰伦与蔡徐坤  资料图


这两天,整个网络最热门的话题,莫过于周杰伦粉丝(“杰迷”)与蔡徐坤粉丝(“坤粉”)的battle。最新战况是,周杰伦以破纪录的一亿的超话数据,登顶微博超话排行榜。


但争议并非停止。7月21日傍晚,罗永浩发布了一条微博,称“周杰伦长得离‘帅’相去甚远”,并最后强调,“其实没必要,每一代人都自得其乐就好”,这惹恼了不少杰迷,也让#罗永浩吐槽周杰伦#在今天早上蹿上微博热搜。


“周杰伦PK蔡徐坤”:问题不是流量,是话语权

▲罗永浩吐槽周杰伦。  图片来自微博


这是个挺耐人寻味的景象:当以80后、90后为主体的周杰伦粉鄙夷以95后、00后为主的蔡徐坤粉时,以70后为主体的有些崔健粉可能也会埋汰周杰伦粉。周杰伦从非主流变成主流,跟80后、90后逐渐接过社会话语权柄几乎同步。而今,则是蔡徐坤“登场”。


每代人都“自得其‘偶像’”,但饭圈内部必须潜藏着鄙视链:喜欢N.W.A.(美国嘻哈乐队)的罗永浩认为周杰伦的歌不咋地;杰迷认为周杰伦是对华语乐坛贡献最的歌手之一,所以看不上一门心思做数据的坤粉……某种程度上,鄙视链呈现出了“代际”特征。


杰迷与坤粉的battle,将这重代际审美差异与社交媒体话语权“代际移交”过程中的冲突,悉数凸显了出来。


偶像是时代精神面相的反映


喜欢周杰伦的,80后、90后居多,因为周杰伦影响力最大的时候,恰巧是这代人的青春岁月。在这次battle中,他们自嘲是“中老年组”“夕阳红组”。出生于1998年的蔡徐坤,2018年经由选秀节目出道并一炮而红,粉丝群体则集中于95后、00后这个年龄层。


制造周杰伦与制造蔡徐坤,背后是不同的娱乐产业机制。在周杰伦占据C位的年代,歌手艺人必须有作品让观众听见看见,作为“中介”横亘在明星与粉丝之间的,则是演艺公司和媒体。


▲周杰伦的部分录音室专辑。  图片来源:新京报


那时候,创作、唱片、演唱会以及传统媒体,则构成了造星体系的几个支柱,没有作品,是难以支撑起歌手艺人的热度。偶像与粉丝的联系,是偏向私密性的生命体验,它不狂热,却可以很深沉。支持方式也主要限于用遥控器或电影票或演唱会门票。


蔡徐坤霸屏的当下,则是数据时代,也是偶像养成时代。作为偶像,可以没有作品,但却能单凭粉丝为其制造的数据和热度,通过互联网的曝光让观众看见。偶像与个体的联系,是“养成”是应援,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流量支持和爱的供养,把控爱豆的“命脉”。


对粉丝而言,偶像是个体的幻想对象,关联性极强,也同样深沉但更为狂热,这种狂热也可能带来非理性、极端、盲从。


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偶像,不同偶像也对应着不同的主流价值:崔健火的时候是“启蒙”,周杰伦火的时候是“价值多元”,蔡徐坤火的时候则是“数据为王”。


喜欢什么样的偶像,本是个人自由,但这次原本松散的杰迷之所以组织起来,“颤颤巍巍”地玩起了微博超话,其实也是对时下娱乐工业产品化偶像制造链条的反感,对“流量明星霸屏实力却与之不匹配”图景的反制。


说到底,偶像是“公众文化诉求的承载、自身形象的寄托”。在有些人看来,如果一代年轻人蜂拥而上喜欢的是没有实力、只有虚假数据制造的偶像,乃至因追星变得盲目(把数据当做实力的唯一指标)、热衷造假(数据造假也是造假),那么就得让他们看看,依托于实力的“顶流”是如何碾压数据制造的“顶流”的。


到头来,这也是价值观层面的“碾压”:很多80后、90后们不爽于当下的“主流”饭圈三观,于是召唤回“曾经主流”的饭圈观念重新登场。


鄙视链背后的话语权争夺



天下苦流量久矣,饭圈的弊病公众也不是第一天知道。那为何这回这么多80后、90后行动起来了?


这就得追溯起此次battle的导火索了——有人发帖问:周杰伦数据这么差,演唱会门票怎么卖这么火?


表面上看,这只是小年轻的无知之问,但其折射的深层次问题是:在饭圈势力主导的微博等社交平台上,80后、90后们在失去话语权。


▲蔡徐坤粉丝团发表声明。  图片来自微博


“散是满天星”,如果不是这次battle,我都不知道自己身旁那么多朋友是杰迷。


以往杰迷们或许都在佛系追星,想着哪怕00后喜欢蔡徐坤,也会知晓周杰伦的地位和影响力吧,知道那代人追随的大众偶像。